林爱玥:毛泽东的神奇一生——从农家子弟到世界领袖

  明天就是9月9日了,43年前的9月9日,毛泽东那颗伟大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作为“历史上最后一位巨人”,他就那么离开了他的人民。有老人回忆,1976年的9月9日那天,村子里突然哭声震天,有人在田野坐着哭,有人在家中抱着哭,有人在路上边走边哭,对于中国人民来说,那一天,天真的塌了。

  回顾毛泽东的一生,只能用“神奇”来形容。人的一生很长,关键的只有几步,对普通人如此,对毛泽东这样的伟人来说同样如此。在每一个历史关头,他总能和历史神奇的相互选择,历史选择了他,他走进了历史。

  1919年4月30日,作为一战的胜利者,中国却完全没能享受到任何胜利者的好处,巴黎和会无视中国提出的废除不平等的“二十一条”等要求,决定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全部转让给日本。消息传到国内后,爆发了五四爱国运动。爱国学生“誓死力争,还我青岛”“收回山东权利”“拒绝在巴黎和约上签字”“废除二十一条”“抵制日货”“宁肯玉碎,勿为瓦全”“外争主权,内除国贼”的呼声响彻寰宇,可是,弱国无外交,民众的愤怒根本不可能改变中国任人凌辱的事实。

  鸦片战争后,救亡图存就成了主题,无数仁人志士前赴后继找原因、找出路。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左宗棠等人认为中国最大的问题在于武器装备的落后,为此发起了洋务运动,可是,洋务运动失败了,甲午海战中洋务运动的最大成果北洋水师全军覆没。甲午海战的失败,说明了中国的问题并非“器不如人”,梁启超、康有为等人转而认为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国家制度的落后,为此发起了公车上书要求改制,可是辛亥革命后,共和是共和了,中国却并没有因此有所改变更别说民族复兴国家富强了。巴黎和会的耻辱说明了中国同样并非“制不如人”,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呢?那个时代的人焦急的剖析着症结寻找着答案,最终有人将目光转向了中华文化上,认为中国落后根本原因在于文化的落后,于是以“打倒孔家店”为口号的新文化运动开始了,但是,延续了几千年的中华文化怎么可能没有合理性先进性呢?其实,喊出“打倒孔家店”的那些人也未必真的反对中华文化,只是多少有点“病急乱投医”罢了。

  善于总结历史经验的毛泽东在总结前人失败的基础上,将拯救民族的希望放在了马克思主义上。在现在的人看来,或许会觉得选择马克思主义是“天经地义”的,可是,一百年前的人可不是这么想的,马克思主义当时在中国还非常“小众”,像毛泽东这样一接触马克思主义就认准马克思主义的人绝对寥寥无几。

  选择马克思主义是毛泽东人生的第一个重大转折。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毛泽东选择马克思主义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建立在不断自我否定、自我完善的基础之上的。作为曾经信仰过君主立宪制、三民主义,实践过无政府主义的“时代青年”,毛泽东是在实践的基础上认为马克思主义是“诸路皆走不通了新发明的一条路”,并由此做出了选择。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

  1927年4月12日,以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右派向共产党人举起了屠刀,深信“枪杆子里出政权”的毛泽东选择了用枪杆子说话。秋收起义失败后,毛泽东毅然拉着队伍上了井冈山,并在上井冈山途中进行了举世闻名的“三湾改编”,“三湾改编”后红军的面貌焕然一新,并由此奠定了共产党武装“人民军队”的性质。

  拿起枪杆子上井冈山建立根据地是毛泽东人生的第二次重大转折。但是,这样的选择同样不是偶然的。1926年3月,蒋介石在广州制造中山舰事件(又称三二○事件),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一部分共产党人就主张联合国民党左派和一切能联合的力量对蒋介石进行武装回击,但是,当时的中央主张向蒋介石退让,并说对蒋介石,“我们现在应全力拯救他,将他从陷入的深渊中拔出来”。对于中央的决定,毛泽东只能服从,可是,这并不代表他认可中央的这一决定。不难想象,从1928年的3月到1927年的4月,这期间毛泽东一定多次考虑过武装革命的问题。

  武装革命是肯定要武装革命的,但是,如何武装革命呢?对此,毛泽东肯定曾经反复的考量过,我们有理由相信建立革命根据地和“党指挥枪”这些伟大构想就是当时毛泽东反复思考的答案之一。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党指挥枪”这种堪称开天辟地的伟大思想怎么可能是三天两头之间就可以想出来的呢?它一定有着相当长的一段酝酿和萌发的时间,因此,从上井冈山建立根据地到“三湾改编”实现党指挥枪,一切看似偶然,实则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