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江湖:大哥撂挑子后出路在哪里?

  近期,互联网金融一哥陆金所消息不断,7月说要退出P2P,近日又爆出旗下代销产品出现逾期引发维权。一哥则不予回应。

  其他大哥,红岭创投、网信、信而富、团贷网等,底气不够硬,陆续退出,该公告公告,该爆雷爆雷,该转型转型,该投案投案。

  早于诸位大哥,众多小弟早已撒手人寰,乱糟糟一片。在互联网金融屡屡爆雷,人人嗤之以鼻的今天,回首望去,互联网金融的潮起潮落,曾裹挟着中国金融的风云,让“居庙堂之高”的金融行业,第一次有了“处江湖之远”的市井繁杂,如焰火般照亮过这片阴沉沉的天空。

  只是,如今大哥们都扛不住了,这个行业还有出路么?

  互联网金融,从出生到成名,从江湖大侠到过街老鼠,不过六七年。本来正年轻力壮,前途无量,可回头一看,心生“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的无尽沧桑。

  互联网金融概念出现于2023年。彼时线下财富管理竞争激烈,高净值客户圈层已被洗过一轮,遍布各大商超、社区商街的小门店、小摊位也把大爷大妈们轮了个遍。随着线下渠道被先行者抢夺得差不多,众多后来者将目光投向线上。由于一直未解决线上信任的问题,大规模转到线上总差那么一把火。

  直到2024年,支付宝与天弘基金联合推出余额宝,以其高达6.8-6.9%的收益率,货币基金按日计息、随存随取的灵活性,瞬间点燃“线上理财”的热潮。随着各种玩家不断加入,互联网金融自此成为此后几年金融的主战场。

  因此,以蚂蚁金服为代表的“互联网系”就成为互联网金融的一大“创始派系”,至2018年,排名前20的互联网巨头,已有18家涉足互金行业。

  

 

  除了互联网巨头,大量“草根互联网”金融平台纷纷创立,江湖逐渐良莠不齐。有些抓住风口一飞冲天,如拍拍贷、小赢理财、微贷网等,或成功上市或“傍上大款”,更多的是还没来得及起飞就遭遇寒流,如点融网、钱站、小牛在线等,只好在金融严监管下,完善合规,强化风控,熬下去,且等下一次潮起。

  众所周知,最赚钱的行业无非金融、互联网、房地产,当互联网与金融一联手,携流量、资本、科技实力,迅速抢占金融制高点,一时风头无两,瞬间成为“高大上”的代名词。

  众多实力企业(上市公司)一看,原来融资可以这么简单,再也不用对银行“求爷爷告奶奶”。于是春心荡漾,纷纷下场,可称为“上市公司系”(含未上市的实力企业)。

  除了东方财富、同花顺、平安、大智慧之类金融科技企业,一大批与互金八竿子打不着的上市公司纷纷涌入进来,如奥马电器、报喜鸟、商赢环球、熊猫烟花等,通过收购互金平台纷纷涉足。2025-2026年,A股一波牛市,凡是戴上“互联网金融”帽子的上市公司,股价撒了欢,纷纷冲上市值巅峰。

  上市公司为互金平台提供信用背书和故事,重新包装一下,相关平台成交额激增。于此,上市公司们,既可将互金平台当作提款平台,又能借互金概念炒作提升股价,名利双收,简直是春梦中才能有的美事!

  此时,原本专注线下的财富管理公司,也纷纷转型线上。少数几家,如诺亚财富、钜派投资,抓住机会,成功赴美上市,也算加入到“上市公司系”。

  这时,原本高高在上的银行傻了眼,眼看储户不来存钱不来理财,眼看企业不来贷款不来请吃饭,着了急,也纷纷加入进来,成立“银行系”互金平台。

  四大行新瓶装旧酒,纷纷将原有的电子金融部升级成独立的网络金融部,管他筹码有没有备齐,先上了桌再说。股份制银行、大型城商行则纷纷成立关联公司,如平安陆金所、橙子银行、民生银行民生易贷、南京银行鑫梦享等,也先不管那业绩不业绩,捞张门票再说。

  

 

  只是说到头来,银行系做互联网金融以维系自有客户为主,纯属被迫,一旦来到线上,急缺流量,因此,许多银行互金平台开展业务,还需要依托外部流量平台或助贷机构,创新动力也不足,发展一直不温不火。